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故事 > 一群无可药救的“自虐狂”

一群无可药救的“自虐狂”

发布时间:2011-9-26 11:31:40|来源:香港乐施会|分享到:
字体:
       都说参加毅行者的人们是一群无可药救的“自虐狂”。有些女生说,当毅行者就像生小孩,生的时候痛不欲生,生完了又充满了满足和快乐,之后又情不自禁,跃跃再试……估计我本人有生之年,没有机会来体验生孩子之痛苦与满足过程了。但我的心得体会是:自从迷上了登山之后,特别是完成过几次毅行者100公里之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见到山峰,就像见到美女一样,兴奋霎时充满了心目。满眼打量着比美女还要性感的山峦,心里盘算着要花多少时间可以去到山脚,多少时间可以登上山腰,如何在从山腰到山峰的过程中体会到山峦的风情万种,如何在顶峰享受到心旷神怡的浪漫……
       每年11月都有1000多队(每队4人)参加香港的100公里毅行者。目标是在48小时内走完香港最长的麦理浩径,其中需要越过近20座几百米高的山峰。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段香港弹丸之地的山径,却曾令多少马拉松好手和雪山驴友们出师未捷身先残……
       可并不是每一个“自虐狂”都有资格参加一年一度的毅行者。每年在香港只能有1000支队伍参加,但有三到四千支队伍报名。只能用抽签的方法来决定哪一支幸运队伍可以参加。大批落选的队伍,稍有银两者会参加海外如日本、澳洲等地的毅行者;也有物美价廉的方法,就是“蹭”走,没有报名资格,但也跟着正式队伍一起走……
       最特别的是,每支幸运报上名的正式队伍,还要交1000元的报名费,还要筹集给主办机构乐施会最少6500元的扶贫捐款。
超级体能自虐,精神意志折磨,还要打破头来抽签报名,还要筹款捐赠……看来不仅要让大量的医疗志愿者提供康复治疗服务,还要考虑为毅行者狂人们提供心理精神状态测试分析。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