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明故事 > 致毅行者最小的队友

致毅行者最小的队友

发布时间:2011-9-26 11:41:29|来源:香港乐施会|分享到:
字体:
       打开邮箱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思绪一下子闪回到几个月前香港元朗的山坡上。那时候你还是隔着妈妈的肚皮感受阳光温暖的抚摸,听着如同海面上传来的怪叔叔怪阿姨的笑闹声。那时候,你还不知道自己“被参加”了一次怎样难忘终生的户外步行。
        你是我最小的队友了,当之无愧。我们一起走过的那段山路,叫做麦里浩径。我曾经一度对香港人没见过大世面颇不以为然—这样的小道也称得上“浩”?“浩浩汤汤“(读shang而不是tang哦)可是范仲淹老先生形容长江的。后来才知道“麦里浩”是人的名字,此人是曾经的港督。
        那段山路上不知道洒下了多少人的汗水。这些汗从棕的、黄的、白的、红的、黑的皮肤上渗出来。不过汗水都是同样没有颜色同样咸的。100公里有多长呢?按你在肚子里陪妈妈散步的走法,要迈差不多15万步。万……这个数量级对现在的你来说理解有点难度,这些五颜六色的人为什么在大太阳下或者风雨里走那么多步呢?因为他们心里都有一个东西,叫“希望”。
        他们希望同我们一起生活的这个世界能够没有贫穷,希望大家是平等的而且相互尊重和关怀,希望爱别人也希望有别人爱自己,希望身体健康结交到更多的朋友,甚至希望能拥有一个你这样的小宝贝……反正各种各样的希望像风筝一样被各种颜色的人牵着走过那段路,有些风筝她们带回去了,有些飘啊飘地不知道落去了哪里。
        第一年的队友们,有的在为气候变化奔忙,有的可能正走在去救助60年一遇的大旱灾中缺水的村民的路上,还有的为践行“贸易要公平”去开了自己的店支持遥远大山里的阿姨、婶婶们用手工艺术换取富足的生活。第二年的队友们,有的在为乐施会的大事殚精竭虑,有的醉心于植物学或者戏剧艺术,也有的回去到大洋彼岸金融市场里浮浮沉沉。第三年的队友们,有的跨越了自身难以想象的困难,有的获得了不寻常的礼物—那就是,你。
        当然,队友不仅仅指像你这样—手腕绑了腕带结成一队,共同经过一个个的检查站,也包括那些陪我们一起训练、帮我们筹款的人们。这些队友的样貌、脾气、爱好都不一样,为什么会都心系着那段100公里的山路呢?这个问题,要等你自己站起来走一走才知道了。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