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期刊封面 > 《文明》2017年04期

《文明》2017年04期

发布时间:2017-3-28 16:10:12|来源:|分享到:
字体:

《文明》2017年第04

 

 内容简介

   在《文明》杂志201704期当中,您将深入法国历史上一段重要但在人们视野中却相对遥远陌生的历史时期——墨洛温王朝,它从蛮族向文明的过渡、继承西罗马文化影响以及对基督教信仰的文化艺术表现等方面,都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同时,您还将领略到:一位在芝加哥当了四十余年保姆的女子为世人留下的惊艳照片,成就了胶片时代的最后传奇;神秘的西非面具向人们悄然揭露了非洲秘密社会的一角;生活在西班牙生态村中悠然自得的人们将自己交付陌生之地的勇气以及英国逃家少年所面临的脆弱和风险。

 

目录

 

P18

 摄之如饴:薇薇安·迈尔的拍照人生

   一个在芝加哥当了四十余年保姆的女子,她的大宗遗留底片和未冲洗胶卷之偶然“出土”,及其与绝世画家梵高类似的身后成名之传奇事迹,令世人闻见而瞠目惊艳。

 

P42

 墨洛温王朝时代

   法国历史上,墨洛温王朝在人们的认知中是遥远而陌生的,但这并不能削弱它的重要性,尤其是在从蛮族向文明的过渡、继承西罗马文化影响以及对基督教信仰的文化艺术表现等方面,都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加洛林王朝的复兴就是这一影响的继续。

 

P64

 永不消失的西非面具

   在非洲,秘密社会通常连接着部落传统和习俗,成为与现实世界平行的权威。这一社会通过“面具”悄悄崭露出一角:每一张面具都用自己的奇特造型传递出独一无二的含义。

 

P82

 心安之所是归处:探访西班牙生态村

   在现今过于浮躁的环境中,绝大部分人都想过换一种方式生活,但又并不是人人都有踏出第一步的勇气,而在凯文的镜头下,这些敢于把自己完全交付给陌生之地的人们,心里都有着一份不可忽视的勇气。

 

P100

 珍珠:散落在东西方之间的宝贝

   没有一尊东方的神像或神圣物件中缺少珍珠的装饰,不过,西方人对珍珠的狂热也从未消失,从古至今,留下了纷繁的记录。

 

P118

 愿脆弱被温柔以待——英国逃家少年

   在英国,每年至少有10万孩子离开自己的家或脱离监护,这些出走的儿童或青少年暴露于毒品等一系列问题之中。

 

P134

 从化繁为简到挑战极限:泳装发展史

   泳装的发展史不仅是一部社会观念的变革史,也是人类不断冲击自身极限的挑战史。

 

精彩书摘   

不过,一直以来,对墨洛温王朝都有一个误解:在教科书的装饰图案上,懒洋洋的君主躺在牛车拉的床上——这一场景象征着墨洛温王朝的国王是一个被称为懒惰的王朝的代表,很快就要被一个更加具有活力的家族——加洛林王朝所取代。

19 世纪以来,法国的历史对于墨洛温王朝很少有温情:在危险的王后与厚颜无耻的国王当中,我们找不到一个体面的人物形象。事实上,自19 世纪30 年代开始创作的、奥古斯汀·蒂埃里的《墨洛温王朝时期的故事》,向大众传播了粗暴的、懒惰的或放荡的墨洛温王朝的神话。总而言之,野蛮人不适合管理有组织的王国,加洛林王朝取而代之是合理的。

根据蒂埃里的观点,这种不可救药的野蛮状态与日耳曼的血统有着内在的联系。入侵者表现出无法与见多识广的高卢- 罗马阶层融合的状态。第三共和国的学校同样也注意到对墨洛温王朝的“伟大分享”喝倒彩:将其领土划分给每一位继承人的国王没有国家观念,也没有民族观念。总而言之,墨洛温王朝时期不能构成中世纪法国的起源,却构成了国家叙事的某些不光彩的内容。

如果我们能够正确地对法国历史上的法兰克王国进行讨论,那么从前人们对他们进行的大多数判断都是值得推敲的,这其中不是没有民族主义的因素。因此,蒂埃里描绘的所谓“征服者的种族”无疑在罗马世界里有更多的文化根源,而非在日耳曼。自公元4 世纪起,许多来自法兰克的战士在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中服役,并且有些战士还身居要职;马格嫩提乌斯皇帝(公元350 年~ 353 年)与阿博加斯特将军就是出自这一阶层。同样,在军队的调动中,法兰克各独立的部落与帝国达成联盟,这使得这些部落于公元5 世纪中期在高卢北部的定居变得合法化。

事实上,如果我们追溯书本上以及考古学上的成果,就会发现最早的墨洛温王朝的人们呈现出被极大地罗马化的形象。因此,希尔德里克一世(Childéric I,公元440 年~ 481 年)在公元481 年安葬时,有一个带有图章的圆环形拉丁碑文。他的儿子克洛维(Clovis,公元466 年~ 511 年),在公元508 年获得了名誉执政官的头衔,并且他的孙子们与君士坦丁堡的罗马皇帝保持着定期的通信关系。公元6 世纪40 年代,愤怒的国王特奥德贝尔一世宣布他了解到拜占庭人仍然把法兰克人当作罗马的传统敌人;帝国同意将法兰克人从侮辱性的名单中撤消,如果不是以平等的态度,至少也要用比对待其他人民更加尊重的态度来对待法兰克人。公元7 世纪,墨洛温王朝毫不犹豫地再次提高其罗马属性。编年史作者弗雷德盖克因此声明:罗马人的祖先与法兰克人的祖先是从特洛伊逃离的两个王子的后代;两国人民同出一源,应该追求同样的荣耀。

 

 

 

 

 

分享到微博或其他平台:

相关文章